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家访谈

专家访谈

光电子•中国人丨南京英田光学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子元

发布时间:2015/06/10

南京英田光学工程有限公司,是由原中国科学院南京天文仪器研制中心主任、博士生导师周必方教授于2003年创建。是一家以精密光学为龙头,集光机电仪器设计,高精度光学镜头、纳米级光学元件制造为一体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,是国内领先的精密光学系统解决方案的供应商,同时也是国内领先的民营先进光学制造基地。

 

在刚刚落幕的光电子中国(Photonics China)博览会上,我们专访了南京英田光学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子元。

 

 

周:我们公司因为有70%-80%的客户都是各个研究所和有关的一些大学,而这些机构又有大多数是在航天领域所工作,所以我们公司也是我们航天领域的一个供应商。我们的公司的产品主要包括,一个是高精度的元件,第二个是一些组件,也就是镜头,第三个就是光机电一体化的仪器。这部分我们从设计、到加工、到装调、到检测,都具有垂直整合的优势。所以说,我们是中国目前大口径高精度的民营的先进制造基地,应当是当之无愧的。

 

记者:咱们这块儿的产品都是自主研发吗?


周:对,都是自主研发,或者是来图加工。


记者:自主研发的比例占大部分?


周:对,大概有一半左右。


记者:您刚才说,咱们这里生产了一些航天领域的机密元件,在这个领域,咱们国内的水平跟国际水平相比,都有哪些区别?


周:是这样的,作为一个国家的真正的制高点,这方面的制造的能力,是不可能向外采购的,必须靠自己。跟国外最先进的,我们肯定还是有一定差距,但是说实话,差距并没有那么大。


记者:这个差距是什么?


周:应该说先进制造取决于先进的检测,实际上是在先进检测技术方法上,我们比国外还有一定差距。但在具体的加工工艺方面,基本上和国外是同步接轨的。(差距)主要是在先进的检测。


记者:那咱们和国外比的优势在哪儿?


周:优势在于咱们肯干,像我们公司成立12年,这12年可以说我们是非常发奋自强的,走过了不平凡的(路)。积累如果按常规,西方公司是朝八晚五,每周休息两天的发展历程。我们通过大量的加班加点的奋战,完成了相当于别人二十年以上的一种技术积累。


记者:这些技术积累主要是哪些?


周:我刚才说了,一个是制造领域,虽然说工艺只是一层纸,但是往往很多东西能设计出来,却性能达不到设计的指标,就是源于基础的原材料,一直到加工工艺、装调工艺,等等这些一系列的,就是做基础工业的限制。真正的工艺技术,是做工程化产品的一个很核心的要素,实际上往往是容易被忽视的。因为很多我们国家先进制造的主力军,原来他们主要都是一些国有的大型研究所。那么这些大型的研究所,他们很可能有一些创新发明是容易获奖、评职称的,但是在制造工艺方面的钻研不见得有那么多好的回报,使得真正投入在这些里面,努力钻研制造工艺的人相对就比较少。我们作为公司,不求外在的名声,更求的是实效。我们必须要向精度、向效率去要效益。我们实际上是努力把精度和效率这一对本来的矛盾,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准,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钻研的。这些都少不了很多代的人的一种积累。


记者:咱们现在主要跟航天(合作)的一些东西,您能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吗?比如说具体参加了哪些?


周:比如说我们国家2014年获得国家发明奖一等奖的空间激光通讯项目,我们作为这个项目最核心的供应商,已经合作了有十年,这个项目里面,我们参加了不仅有地基终端的研制,而且有大量检测设备都是我们提供的,现在也在参加天基终端的研制。这里面是个很复杂的系统,一个终端从光学元件角度来讲就有几百个。从制作、到装调、到检测,都是很复杂的一整套的考验。这是我们很典型的一个(案例)。


伴随着工业技术的完善,越来越往强激光功率这个方向去拓展,而强激光功率呢,我们国家目前还在很多方面有很多欠缺。核心的元器件、核心的基础工业,还不够成熟,但是国家已经在这些方面加大了很多投入,也有很多团队从国外归来,正在创业,我们公司在做。我们公司的先进制造的能力,已经从传统的空间光学,现在在往激光光学转型。其实不只是转型,而是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技术,这块儿的技术实际上它是要求把元件的传统成像要求的低频误差、中频误差、表面疵病、粗糙度、乃至镀膜,五位一体都必须攻克。这样的元件才是真正合格的强激光功率的损伤阈值的元件。在这部分,目前在中国,还只有很少,大概也就是三五家单位能做。我们有幸跻身这个行列,但是实际上距离国外还略有差距。


记者:您说的这个差距能形容一下?


周:比如说,像在工业里面所需要的好的材料,现在全部都是向国外进口的,这是第一点。其实我们现在的抛光,就是加工这块儿,已经跟国外差别很小了,比如我们做的一些精度,已经差别很小了。但是在镀膜,还有在里面用到的一些磨细的材料,我们只能向国外去购买。假设打起战来,像那些材料,完全对中国禁运,实际上我们是有危机的,所以我感觉整个基础工业,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而真正地实现国民经济的转型,还有很多踏踏实实的工作要做,这也是我们这些干实业的人,一直在为之奋斗的。